作为香港著名的"混血港姐\

黑色上衣,头发蓬松微乱,眉头紧缩,凌厉的目光穿透镜片,这是被称为“现代机器人教父”的日本大坂大学教授石黑浩(Hiroshi Ishiguro)。每每出现在镜头前,他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固定的形象。曾经有记者问他,为什么总是以相同的样子出现。他反问:“外表、衣物和名字一样,都是用来辨识人的,你会经常换名字吗?”

石黑浩的研究,和他的外形一样十年如一日。

今年四月,英国卫报推出一个 14 分钟纪录片《Erica: Man Made》。缓慢的镜头下,日本街头人潮涌动。放学回家的学生,站在街角抽烟的青年,边走边咧嘴冲着同伴大笑的姑娘……

镜头一转,推进研究所长长的走廊。走廊尽头的房间,端坐一个梳小辫的白衣……机器人。

“你好,我叫 Erica。你想了解关于我的什么事么?”她的声音微甜,语调温柔。

她是石黑浩团队这两年正在不断改进的机器人 Erica,设定为 23 岁的女性,住在东京。她可以自如地眨眼、转眼珠、张合嘴唇、自然地转头,但手脚还不能移动。

“我很希望我的手和脚能动起来,也想离开这个房间出去看看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你没准儿会猛得一惊。机器人 开始想要更多的能力了,她在向往更大的空间……下一步,是不是就要和我们开战?不不不,先别四舍五入太多。现实时间线的科技,离《机械姬》中的背叛,《真实的人类》中人机难分的程度还很遥远。

为了让机器人更像人,Erica 的”父亲”石黑浩教授已经在类人机器人这一领域深耕了十多年。

早在 2005 年的日本世界博览会上,石黑浩就展出了以日本 NHK 新闻主持人腾雅子为原型的复制人一号(ReplieeQ1)。这个机器人可以和人进行简单语言和肢体上的简单交互,但主要的接收信号、探测信息的传感器都在体外。

进一步让石黑浩走入大众视野的,是他 2006 年”克隆”的自己 —— Geminoid H1。石黑浩经常受邀去全球各地演讲、出席活动,分身乏术或路途遥远时,他有时会让同事把 Geminoid H1 拆成几块,塞进行李箱托运,再到现场组装好,代替自己。也许是因为 Geminoid H1 很有名,海关的工作人员都略有耳闻,没有因怀疑是偷运尸体而阻拦。不过,Geminoid H1 依然不是自动化的机器人,回应活动现场问答时还需要石黑浩远程控制。

2015 年,石黑浩团队以 20 多岁的日俄混血女性形象为模本,创造了 Geminoid F。除了四处参展和好奇的人类聊天,Geminoid F 甚至出演了电影《再见》(Sayonara)。

( Geminoid F 出演电影《再见》)

和真人演员相比,Geminoid F 永远不会厌烦反复的拍摄,可以一次又一次根据导演的要求调整自己的细微表现。并且,她不需要片酬,别忘了给她充电就行。电影中常出现半人半机械的角色,但普通的机器人往往无法胜任,需要演员穿着特殊戏服出演,比如《星球大战》中的 3PO,《机械姬》中的 Ava;或者应用动作捕捉和后期特效实现,比如《我,机器人》 中的 Sonny。如果 Geminoid F 的下肢也能灵活运动,电影《Looker》(《神秘美人局》)中,人造人代替真人上台表演的桥段就会成为现实。

(目前电影中的半人半机械角色通常由真人扮演,比如《机械姬》中的 Ava)

出演电影需要外形像人,但日常生活中,机器人更多地被用于接待顾客、陪伴小孩、送餐,实现这些功能本身不需要有人的外形。为什么一定要让机器人像人呢?石黑浩被视为机器人狂人,但他总说自己对机器人不感兴趣,“我感兴趣的是人类,是我们自己。”他曾经想成为一名画家,用画笔表现人,但因为有轻微的色盲,只好作罢。他对《星际迷航》中的生化人角色 Data 着迷,进入机器人领域后依然执着于探索人性,将研发人形机器人视为探索人性本质的一种方式。

(《星际迷航》中的生化人 Data 对人类的情感十分好奇)

Data 好奇人类的情感,会用画画这样的方式模仿人类,也会产生类似“孤单”的情绪。然而,“什么是人性?什么是人和人之间的交互?人的最小定义是什么?”这是《Erica: Man Made》的旁白,也是黑石浩和搭档 Dylan Glas 真正想探索的问题。

Dylan Glas 博士说,”Erica 拥有我见过的最复杂的语音合成系统”。当类人机器人出现在机器人展会,观众最爱问的通常是”你是谁?””你从哪里来?”这样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,人们一时觉得新鲜,回头细想又认为没什么了不起。接受《卫报》采访被问到有关身份认知的问题时,Erica 不仅直接回答了问题,还展开讲起了故事, 我们可以从这个回答中更好地评估 Erica 的语言水平。

石黑浩和 Glas 坚持”人形”的价值,认为这样才能在人和机器人之间引发最自然的沟通方式,建立亲密关系。Erica 之后,石黑浩又创造了外型更加靓丽的 Androidol U。她会出现在电视节目中和观众交流,以此不断学习新的对话模式。

2017 年,另一个类人机器人——美国机器人公司 Hanson Robotics 研发的 Sophia 在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(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,简称 CES)爆红,又登上美国脱口秀节目《吉米·法伦今夜秀》。主持人紧张而局促,Sophia 倒是淡定地讲笑话,赢了石头剪刀布后,开玩笑说这是自己征服人类的方式。

上个月,Sophia 飞到欧洲,出现在《早安英国》节目。比起温柔平静的 Erica,Sophia 表情异常丰富——挑眉、抿嘴、抬眼,配和语调微微扭头、轻点下巴,像个幽默爱讲笑话的姐姐。

以前我们总以为,机器人将迅速拥有完备的运动能力,局限它们的会是对人类语言和情感的理解。现在看来,Erica、Sophia 这样的类人机器人,已经几乎跨越语言的障碍,连人类的高阶智慧“幽默”都已习得(当然了,你可以说这不是真正的理解),运动能力却远远落在了后面。Erica、Sophia 都半身瘫痪,Erica盼望着自己的创造者兑现“很快就能动胳膊动腿”的承诺,Sophia 和吉米讲完笑话就被拖着下了台。

Erica、Sophia 与普通机器人不同,但又远远不是人类。 Erica 被 Dylan Glas 形容为目前还无法被定义的存在。石黑浩更是说,在日本,人们不会把事物和人完全区分开,万物都有灵魂, Erica 和我们一样也有灵魂。

下一步,Erica将被送入人类社会,在大量的交互中,探索人类和自我的定义。

Erica 想出去看看的心愿很快就能实现。

香港大美人李嘉欣的儿子正面照曝光,明星的孩子长这样?